快捷搜索:

华录百纳商誉洗澡亏33亿 何享健家族体外影视资

原标题:华录百纳商誉洗澡亏33亿 何享健家族体外影视资产惊现“吴秀波”

25亿购入400万出售,剥离广东蓝火子公司令其元气大伤。而一度被投资者寄予希望能被注入上市公司的深圳盈峰,却投拍了一部由吴秀波、翟天临主演的电视剧《深渊行者》,目前来看,该剧正式播出恐遥遥无期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宏

切线推力或许真能刹住地球自转,却不能阻挡吴京,这个近年来总是上演逆袭的娃娃脸男人,在一片舆论对撕中再次赚得满坑满谷。

截至2月14日下午三时,上映十天的《流浪地球》票房达到30.6亿元,这一数据已超过《复仇者联盟3》的中国地区总票房。鉴于吴京6000万元带资入组一事得以坐实,三至四倍的投资净回报就在眼前。不过,这仅仅是孤例。

一个有趣的对比:当坐在影厅的观众欣赏着荧幕上地球毁灭、城市沦陷的画面,或许为中国即将开启自己的科幻片元年激动不已。场景转换,当“毁灭”、“沦陷”成为一家影视上市公司给出业绩预告的蓝幕背景时,对于投资者而言这其实就是一部“恐怖片”。

1月30日,华录百纳(300291.SZ)发布了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额在33.29亿元到33.34亿元之间,而当日华录百纳总市值不过36.05亿元。

几乎亏掉整个市值——手笔堪比刘慈欣在同名小说中想象的1.1万米高的地球发动机。当然需要给出解释,华录百纳方面称,除了业绩不及预期造成的经营亏损外,出售公司资产相应冲减商誉造成的投资损失是此次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其中,由于出售资产造成的非经常性损益合计-15.88亿元。

造成华录百纳巨额亏损的被出售的资产,正是其在2014年通过增发方式并购的广东百合蓝色火焰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子公司。短短四年内,当初耗资25亿元高价揽入公司的“压舱石”,此次被以400万元的价格“挥泪甩卖”。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距何享健家族控制的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盈峰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普罗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8亿元入主华录百纳尚不足一年。很容易计算,账面直接损失达到99.84%。

将主力旗舰美的集团(000333.SZ)交由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打理,而让更钟意投资特别是在文化艺术领域布局的膝下唯一儿子何剑峰在家族办公室支持下独自闯荡,现年77岁何享健的魄力一直令同辈称道。然而知否知否,现在是绿肥红瘦。一方面,美的集团目前3102亿元的总市值压住格力电器(000651.S)的2667亿元14%;而另一方面,何剑锋的数次出手特别是对于华录百纳的深层介入,相当失败。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虽然外界流传何享健家族对影视业务颇有企图,但事实上其旗下的影视资产实力并不强大。而经历此次甩卖资产,华录百纳是否会继续通过并购来强壮公司主体?一次性商誉计提业绩洗澡后何氏家族对于该公司未来究竟作何盘算?最重要的,当中国整个影视剧行业处于挤泡沫状态时,何剑峰还能从父亲那里得到多大信任以保住自己的“银色梦想”?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对于投资者普遍关切的问题,《投资时报》发送采访提纲至华录百纳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日并未收到回复。

甩卖资产冲减商誉

作为一家老牌影视制作公司,华录百纳曾先后出品过《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等叫座影视作品。2014年,在公司影视作品后继乏力情况下,华录百纳通过并购广东百合蓝色火焰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东蓝火)进军综艺领域。

并购完成后,华录百纳先后推出《女神的新衣》、《跨界歌王》等综艺作品,斩获颇丰。2014年至2016年,华录百纳净利润分别达到1.5亿元、2.69亿元和3.85亿元。作为广东蓝火灵魂人物的胡刚,也成功进入到华录百纳董事会并担任副董事长一职。

广东蓝火推出的爆款综艺作品确为华录百纳业绩增色不少。但颇有意味的是,并购三年业绩承诺期过后,华录百纳业绩迅速下滑。2017年以及2018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当期净利润分别为1.12亿元和-3.47亿元。

面对不断下滑的盈利能力,此前由增发股份耗资25亿元完成并购进而带来的高额商誉,此刻变得颇为鸡肋。截至2018年9月30日,华录百纳商誉总额总计19.66亿元。

商誉与企业并购行为从来相生相伴。在并购领域活跃的影视行业,高额商誉并不罕见。至2018年三季末,万达电影(002739.SZ)商誉为96.6亿元;文投控股(600715.SH)商誉为37.29亿元;华谊兄弟(300027.SZ)商誉为30.6亿元;北京文化(000802.SZ)商誉为15.88亿元;华策影视(300133.SZ)商誉为13.29亿元;光线传媒(300251.SZ)商誉为2.41亿元;横店影视(603103.SH)商誉为0.15亿元。不过请注意,上述公司的市值均大幅领先华录百纳。其中万达影视截至今年2月14日为其892%,即便规模相对较小的文投控股,亦为其199%。

在2018年11月底传出未来或将采取商誉摊销的规定后,上市公司的商誉风险即刻引爆。而华录百纳通过出售资产冲减商誉的行为,也让其晋升亏损最高的影视股。

虽然冲减商誉造成了巨额亏损,但华录百纳出售资产的对价却“好平”(粤语:便宜)。据公告显示,华录百纳以410万元代价出售了两家孙公司的全部股权和债务。其中一家孙公司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喀什蓝火)以400万元的价格出售,系广东蓝火最重要的子公司之一。

华录百纳年报显示,2016年和2017年喀什蓝火净利润分别为2.73亿元和1.5亿元,几乎为华录百纳贡献了全年的净利润;而至2018年上半年,喀什蓝火却净亏损1.55亿元。

2018年3月,通过18亿元受让华录百纳17.55%权益入局的何享健家族,曾表示将协助原管理团队稳定经营。但并没有耐心等到扭亏为盈,华录百纳最终以低价清仓甩卖了喀什蓝火。

事实上,随着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易手和资产甩卖,以胡刚为代表的原广东蓝火的部分团队成员也退出了华录百纳管理层。亏本的买卖自然做不得。自广东蓝火被华录百纳收购以来,胡刚本人先后通过减持股份套现3.1亿元,而此前华录百纳还为胡刚支付了3.73亿元的股权收购现金对价。

某种程度上,无论归于何家的华录百纳命运如何,胡刚已落袋为安。

影视资产继续注入?

实际上,在影视剧多年未能产出爆款作品,并购标的业绩又持续下滑后,华录百纳的盈利能力已相当堪忧,尤其几家主要控股子公司几乎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亏损。

2018年半年报显示,华录百纳四家主要控股子公司中三家净利润为负,亏损额分别达到1.55亿元、0.86亿元、0.25亿元,仅有一家子公司喀什华录百纳影视有限公司实现755万元净利润。

何享健自然不会忘记“鸡蛋不放一个篮子”的承训。除了华录百纳之外,何享健家族控制的盈峰投资不仅参股了海润影视,还成立了两只影视基金,即主投电视剧的海润盈峰影视基金与主投电影的麒麟盈峰电影基金。而上述布局也曾给华录百纳投资者带来不小的想象空间。

然而据《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天眼查后发现,目前海润盈峰基金的工商信息显示为“已注销”状态。同时,盈峰投资涉足影视业务的主体其实为深圳盈峰传媒有限公司。

深圳盈峰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由何剑峰控制,主要操盘手为前湖南卫视资深从业者肖永霖与王小山。截至目前,该公司官网公布的影视项目只有两部,其中一部尚未播出的电视剧《深渊行者》的主演,恰是正身陷舆论漩涡的翟天临和吴秀波。而继北京卫视猪年春晚全程抠图事件后,该片上映时间大概率将无限期推迟。

入股华录百纳时,盈峰集团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曾承诺在三年内将所持的深圳盈峰传媒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或者注销、停止相关业务,以此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目前来看,想要通过转让股权增色上市公司,深圳盈峰传媒有限公司的业绩成色显然不够。

此外,虽然盈峰投资参股的海润影视是否会注入上市公司也备受外界期待,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前者仅通过广东盈峰投资合伙企业持有海润影视2.02%股权。在此次因商誉“元气大伤”后,华录百纳还会因为这些“湿湿碎”股权旧事重提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