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视频|论文代写:无任何学历审核,记者成“资

关于影视明星翟天临学术不端的新闻,如同一场蝴蝶效应,让最近舆论炸了锅。

论文是道坎儿。论文优劣,判定成绩,完成论文,顺利毕业。这是众多高校学子,在毕业季的写照。但是“不会写,没时间写”,是很多人的借口,于是找代写来完成毕业论文,成为一个既省力又能钻空子的选择。

在近一周的时间内,记者暗访了灰色地带的论文代写市场,台面下的交易,已经悄然发生多时。

论文写手: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

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以需要完成本科毕业论文为由,联系了两家中介机构和一个个人写手,要求论文字数在6000-10000字,查重率低于30%,10天后交初稿。中介机构开出了700-880元不等的价格,并且给出了各种承诺:服务包括开题报告、论文正文、论文格式在内的各种环节,能够按期完成,包修改,包通过,查重率降低到规定要求。

价格不算昂贵,中介机构会在社交空间里晒出各种此前完成的论文订单,证明客户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并且表示多数学生,都是被其它无良中介骗过,最后才选择他们的。

这样的包装宣传,会让有急迫论文需求的学生,格外动心。

而另外一位自称是博士的个人写手,在微博中多次强调,她与市面上其它不靠谱的中介不同,自己是“个人博士亲自完成,代笔开题报告、本科 、硕士毕业论文,职称论文”。她声称,自己擅长的领域涵盖MBA、EMBA、IMBA、软件工程硕士、建筑项目管理硕士等专业。

她的开价是2200元,并且反复强调自己“不会像外面中介糊弄你”。当记者提出是否能保证该学科论文的专业性,对方不假思索地回复:“当然可以,我是博士写手,质量你放心。”

“你真的是博士吗?有学位证吗?”

“作为个人博士代写,我敢让你知道我的真实信息吗?”

“那我论文会不会被查出来代写或者抄袭?”

“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

就这样,代写论文,成为毕业生和中介或者“博士”写手之间,秘而不宣的交易。

然而这样的交易,不仅有悖法律、有违道义,更是陷阱重重。

去年3月初,传播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小冯,在朋友推荐下,通过淘宝平台联系到了论文代写中介,支付了200元订金,等待对方初稿,但迟迟没有得到反馈,她不得不通过其他渠道,找到了另外一家代写机构。

这个过程她很紧张,生怕被写手放鸽子,也怕代写出来的论文在审核时出现纰漏。但学校的交稿日期临近,她还是没有收到中介的论文,“当时真的差点毕不了业”,最终她在白白花费了近两千块钱后,选择自己在三天时间里赶出论文。

一位清华大学理工科博士三年级的学生告诉记者,有能力代写硕士毕业论文的,都是学术比较优秀的硕士和博士,但博士毕业压力大,基本没有时间去代写,如果本人在学术方面有建树,奖学金自然不会少,而且有学术理想的人,也不屑于做枪手。

没有任何学历审核,记者“成为”了一名“资深写手”

在中介口中,选择代写论文的客户,多数为本科毕业生,另外,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的比例也很高,因为:“不脱产拿学历,谁有时间去正经写论文?”每年三四月份都是论文旺季,想代写还要提前说,不然根本预约不上写手。

那么代写背后,写手们到底是什么人?

记者拨通了代写中介的电话,他们很警惕,问及现在是否还招写手,他们说要,你直接加我QQ,然后立刻挂断了电话,所有的沟通都在线上完成。

通过了QQ好友申请后,对方发送了一份“写手简历”模板,文档的页眉处,用红底黑字清楚标注着:论文公司绝密文件,涉及商业运营拒绝泄露。

根据文件中透露的信息,这家论文工作室拥有核心写手80名,兼职写手350名,涉及金融、师范、电子、土木、体育等各类专业。六年多的经营过程中,他们自称:一步一步为客户打造了经验丰富的“硕博团队”。

记者在简历模板中,填写了目前为国内某知名高校,研究生二年级在读状态。中介在核对了真实姓名、手机号以及支付宝账号之后,无需记者提供任何学历证明,没有索要样稿,也没有任何文稿水平测试,就通过了对记者的资质审核,并发送了该公司五位派单员的QQ名片。

记者之后暗访了多家中介,多数有类似的写手登记表,合作章程,但都只是走个过场。而少数中介甚至连此类文档都没有,只是简单询问学历水平,擅长领域,就可以得到接单机会。

加完派单员的QQ仅过了6个小时,作为某论文公司的“资深写手”,记者就接到了第一单。

根据派单员发来的信息,这是一份舞蹈编导专业的本科毕业论文,提纲、正文、论文格式等所有内容,均需要代笔完成。按照之前谈好的价格,本科自考类论文,代笔人可以得到30-60元/千字的报酬,6000字论文,最多360元。

而面对客户,中介收取的价格最少为110元/千字,一来一去,这家论文服务商顺利抽掉了一半的利润,当然,如果能谈到硕士论文或其它相对更难的论文,利润会更加丰厚。

“一切以赚到钱为主要目的”,这是中介写在合作章程里,最重要的一条准则。

在网络的另外一端,是心存侥幸的毕业生,支付了订金,试图通过这些中介代写机构,完成本该由自己独立完成的论文,殊不知接手他们论文的,可能是任何一个谎报学历的路人。最后,记者以不擅长该选题,怕耽误学生毕业为由,推辞了这一单代写。但也许很快,派单员就会点击其他人的头像,把这篇论文推销给其他写手,留住这单生意。

凌晨12点,另一个论文中介的头像闪动,对“研二在读”身份的记者发来询问,“博士教育类期刊,你能写吗?”

代写做嫁衣,用钱买期刊

核心期刊,指专业信息量大,质量高,能够代表专业学科发展水平并受到本学科读者重视的专业期刊。在国内,有北京大学图书馆“中文核心期刊”,南京大学“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为首的七大核心期刊。

部分谨慎的个人写手和中介写手表示,目前的行情下,他们不敢接核心刊的单子,因为“想发核心刊价格太贵了,现在代笔查得特别严,编辑也不敢收”。

但是在QQ搜索“论文”,便可以检索出几百个关于论文代写代发的群。在几个名为“核心论文期刊发表投稿”的群里,上限人数2000人,每个群都已经有一千七八百人,活跃成员包含了医学、经济、金融、科技等各个领域的杂志期刊编辑。而这些刊物,在业内人士看来,多数是“灌了水的水刊”。

群里每天都闪烁着近千条信息,内容多为兜售期刊的版面,每版价格从几百至上千元不等,承诺投稿可以被知网、万方、维普等网站收录,同时群里还会夹杂着低价代写期刊论文的信息。

以多次出现在群里的《中国农村教育》为例,编辑表示这是国家级内刊,全文知网发表,每版仅需400元,只要文章的查重率不超过30%,也无需附加摘要、关键词参考文献,就可以发表。而论文中介表示,这样的期刊论文可以包全套,两千多元就能搞定。

这是论文江湖的另一个剖面,代写做嫁衣,用钱买期刊。

在活跃的期刊发表群里,ID为“社编小李”的编辑频繁表示,自己可以一手稳妥操作十几种医学刊物的代写代发,跟她合作,一定没问题。

在中国,一线医生要晋升或参评业务职称,很重要的参考指标就是,是否有在权威期刊发表学术论文,论文发表的数量、时间和期刊级别。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医生职称的“生死大权”。

记者拨通“社编小李”的电话后,她立刻表示临床类的论文好发,但是护理、营养类因为大家都想发,所以不太好操作。但即使这样,她还是表示,自己可以搞定《世界临床医学》和《世界睡眠医学》两份刊物,知网、万方都会收录,只要3500块钱,就能全部完成。

相比于普通的文史类学科,医学论文专业性极强,那么能够做枪手代写论文的,是什么人呢?面对这样的询问,中介显得格外谨慎。

“如果对文章不满意,我们包修改,写手资质不方便透露,但我们有医学院的院士,写作要求你和我联系即可,代写本人不与客户直接联系。”

在中介口中,初次合作,客户只要支付200元定金,写手就可以先写文章。记者提出,如果想要发表核心刊物是否可以实现?对方表示可以,但是价格比较贵,最普通的也需要花费一万六,包含写作、修改和发表。北大核心刊物则至少要两万多才行。如果能接受,他们可以直接来上海,与记者面签合同。但作为新客户,他们希望能先发普刊,双方建立信任,如果有进一步需求,再谈。

一位上海三甲医院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医学行业内确实存在代笔、抄袭的情况,很多一线医生在繁重的门诊压力下,能够做科研、写学术论文的条件和时间很有限,但面对职称评选的刚性要求,论文又必须要有。这样一来,代笔就有了市场。

根据该业内人士的介绍,正常情况下,想要刊发一篇核心期刊的医学论文,从报送、编辑审核、专家审核、根据意见修改,再到最后发表,这样的过程少则六个月,多则一两年,其中还有被拒稿的风险。如果再算上做科研本身漫长的过程,那么不难体会到一篇论文背后,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统计的数据,2018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的科学出版物总数,跃居世界第一。但记者在艾普蕾全球撤稿数据库中,提取到了26682条撤稿记录(数据截止日期:2019年2月16日),2002年-2018年,中国撤稿总量为2373篇,同样位居第一。

其中“操控审稿”是部分论文被撤的主要原因。核心期刊的送审采取审稿人制度,需要行业内2-3名专家进行审核,但部分作者选择杜撰专家的身份和邮箱,来为自己的论文背书。这种情况一旦被发现并且撤稿,当事人在获取学位或职称晋升过程中,会面临非常大力度的惩罚。

2018年7月,国家教育部发出通告,严厉打击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明确指导教师是查处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第一责任人,要加强对学生学术道德、学术规范的教育,加强对学位论文研究及撰写过程的指导,并对学位论文是否由其独立完成进行审查,确保原创性。

规矩立下了,但是利益链完整的代写市场,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被连根拔起。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赖瑗 实习记者:刘彦彤 编辑:朱永斌)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